简介

NP1转染试剂是一种新型的真核细胞转染试剂。该试剂可与siRNA形成复合体,在血清和RNA酶中可稳定地存在24小时以上,保护siRNA免受降解。同时高效地将载体转染至真核细胞中。它不但适用于多种常用类型的细胞系,也适合一些难转染的细胞,如神经元Neuron2A和巨噬细胞RAW264.7等。与其它转染试剂比较,NP1具有操作简单,转染效率高、细胞存活率高、毒性小等优点。

表1 NP1转染试剂在各种细胞株上的转染效率和毒性 (更多细胞在添加中)

图1  原子力显微镜图像(左)和扫描电子显微镜图像(右)显示NP1和siRNA形成了稳定的,形状规则的复合物

技术

RNA干扰(RNA interference, RNAi) 现象是一种分子生物学上由双链RNA诱发的基因沉默现象,其机制是指一种分子生物学上由双链RNA诱发的基因沉默现象,其机制是通过阻碍特定基因的翻译或转录来抑制基因表达。当细胞中导入与内源性mRNA编码区同源的双链RNA时,该mRNA发生降解而导致基因表达沉默。近几年来RNAi研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被《Science》杂志评为2001年的十大科学进展之一,并名列2002年十大科学进展之首。2006年,安德鲁·法厄(Andrew Z. Fire)与克雷格·梅洛(Craig C. Mello)由于在秀丽隐杆线虫的RNAi机制研究中的贡献而共同获得诺贝尔生理及医学奖。\nRNAi技术作为一种简单快速、特异、高效、经济、效果可预测的技术,具有明显的优点,它比反义核酸技术优越,比基因敲除简单,与蛋白质药物相比,它具有靶\n点范围更广的优势,具有良好的应用前景。应用于基因功能分析,新药物的研究与开发,治疗病毒性疾病,治疗肿瘤及基因治疗等领域。\n尽管siRNA技术及siRNA药物研究热点不断,但至今国际上仍没有一个基于siRNA干扰技术的药物上市。siRNA药物真正能够进入临床应用的主要技术瓶颈在于如何克服siRNA药物传递的困难。磷脂双分子层结构的细胞膜对维持细胞的结构和功能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选择性地让一些小分子物质进出细胞,而一些外源性物质尤其是siRNA这样亲水性大分子带负电的物质则不能够通过细胞膜进入细胞内部,这对运载siRNA进入细胞内构成了障碍。NP1是我们从由几百条多肽序列组成的多肽库中设计并筛选出来的siRNA载体。其与siRNA通过离子间相互作用结合,可形成微小和重复性高的 NP1/siRNA 单体。关于对精氨酸均聚物的研究表明,细胞吸收所需的最小必须序列为6个精氨酸,转导效率随着精氨酸残基的增加而提高,聚赖氨酸能够降低细胞的吸收。然而,精氨酸和赖氨酸均聚物序列超过12个氨基酸则降低转染效率。NP1中包含了8个精氨酸,既能提供足够的正电荷与siRNA结合,又保证了转染的效率,同时又可以降低不必要的细胞毒性。其序列中的硬脂酸基团和组氨酸能够帮助复合物从内含体中逃脱,并达到RNA干扰的发生部位。以NP1作为载体的siRNA转染机制如图所示

特点

NP1转染试剂
纳肽得(青岛)生物医药有限公司
全球首创靶向转运平台——小核酸转运载体
具有氨基酸分子自组装功能的多肽转运载体STR-H16R8 (NP1) : 拥有分子修复功能和氨
基酸分子自我组合特性,使药物转运进入细胞内部的过程更易控制。
靶向性——能够有效的将药物靶向性导入特定细胞,例如完成有限的肿瘤穿透和药物跨越血脑屏障 (figure 1 and 2)
高效性——相比于市场上主流的转染试剂,NP1多肽运载siRNA-Uptake,siRNA和抑制mRNA表达效率更高(figure 3 and 4)
特异性——可以作用于HIF1、COX2、VEGFa和Bcl2位点而抑制癌症细胞存活率
低毒性——能够在体内可降解成氨基酸在所测定的9种癌细胞系(A549, Hela,MCF-7,PC-3, HCT116,U2-OS,SKOV-3, K562,EMT6)中,NP1-小核酸复合物显著抑制了基因表达(75-92%),未引发明显毒性,其结果优于传统转运载体。
普适性——可转运大分子蛋白、多肽以及小分子药物多肽载体-小核酸复合物显著抑制肿瘤生长(figure 5 and 6)

Figure 1. Schematic desig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C8.
Figure 2. Nanostructure-dependent lytic activity of C8. Viabilities
Figure 3. (A-C) Cellular uptake of Cy3-siRNA complexes formulated with the modified and unmodified oligoarginine at 3 h after the treatment of CHOK1 cells.
Figure 4. Knockdown efficiencies of GAPDH mRNA in CHO-K1 cells induced by the modified and unmodified oligoarginine/(A) scrambled and (B) GAPDH siRNA complexes (n = 4)
Figure.5
Figure.6

NP1

NP1

分享按钮